吴式太极论坛


 
标题: 转贴:我的玄门学功传奇(连载中)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3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转贴:我的玄门学功传奇(连载中)

序言

本文讲述一个普通人学功的经历。从其凶年老父得病,家中如何择风水、印生基,自己却犯忌中邪,全家上午巳时上山树碑,午后未时主人公在床上中邪打滚而一发不可收拾。周围五乡十里及潮汕大地的各路神仙,应邀上门压邪作法,倒反而被小巫见大巫地打得落荒而逃……最后他又是如何苦尽甘来、柳暗花明、历经艰辛地找到峨眉剑派掌门人方宗骅老师。闻道离不开“仙缘”,经过思才惹渴的方宗师醍醐灌顶后,他道行精进。七年时间内由“病人”——学员—正式弟子——入室弟子——十大掌门弟子迅速转换提升,在业内被视为奇才。此后又如何天缘巧地得到其他十几位宗师(特别是武当八卦宗师吕紫剑),众多现代名医、专家的指教,最终从半路出家的门外汉而一跃成为峨眉玄门养生承传者。

本篇将以连载方式发表,敬请留意!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第一回


从上个世纪改革开放之初的唐雨耳朵识字报道,拉开了气功、特异功能的热潮,随着气功热的兴起、欣起,先前那些“操扁担”、练“抢手”的武师、拳师也随之开始有意无意地“化拳为掌”,“化掌为剑”(剑指);从练拳变为练气,又从练气变为练功,直至后来有些人刻意把气功吹虚成专练特异功能的绝活。

本篇无意宣传及评判特异功能,而那些真正能化拳为掌,转行的武师、拳师也不论他们到底功夫如何,但他们最起码具有一定的功夫底蕴,比起那些出名的后起之秀--气功大师们,倒是显得真才实学。

程真科及万端宾大概就是属于这类人,但与绝大多数练功及从事气功的人不同的是,他们有幸地跟随到一位“天上有星”的名师:七岁练功,三十六岁成名于天下,曾应中顾委之邀多次进中南海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诊病、治病的当代峨眉剑派二十三代传人,当时就职于四川省草堂干部疗养院的主任医师方宗骅大师为师(方宗骅是讫今为止,唯一一个具有我国政府机构审核授予的气功医疗高级技术职称的气功师,关于他的传奇经历,在今后的篇幅中还有详细的描述)。

正所谓:名师高徒,强将手下无弱兵。万端宾等都是方老师家乡的亲戚,从小有幸跟方老师习武练功,可以称得上是方老师身边的手传弟子及川东弟子。否则,方老师也不会轻易让他们在门诊部当第一线。平心而论,论本事,他们远远高于那些市面出名的气功大师,但在方老师这座大树下,他们又显得默默无闻,不过,对于那些本地及不远千里慕名而来的学员及求医者,让他们指导练功及带功、治病却是游刃有余,令人拜服。他们也曾多次为此引以为豪。

不料有一天,门诊部的前台王教授为他们诊室塞进一个病人,当他们毫不例外地为其带功,观察病情时,没想还不到十分钟,那病人功架一拉开,骨节咯咯作响,四肢毫无程序不自觉地胡乱摆弄。“看来又是一个出偏的练功者”,程真科暗叹:“唉,这几年气功一热,再经过报纸的宣传渲染,就神了,男女老少个个都想学气功,而原本真正的练功者即气功师却很有限,真如凤毛麟角,如何能满足广大市民这一需求。”于是乎那些目光锐利的有头脑赚钱人,便乘机纷纷打出气功的招牌。别看他们对气功不专业,或者说还没有练过几天气功,但有一句俗语叫作“不懂不惊”,读者你可别小看这些人,一吹起来却显得十分理直气壮,说出了气功师说不出的话,不过这些到底是苦了那些学功者,再加上这些气功大师象游医一样,一个地方十天、八天,等到半个月或一二个月后,练功者出错或出现偏差时,他们却早已逃之夭夭。在这几年中,经程真科手头处理的这类病人就有近百名。所以,他胸有成竹地按照老师口授的“点玄关”“镇三关”手法,给这病人导气,没想这个病人却是我行我素,对他们的独特手法从不感冒,没办法他暗中给师兄万端宾打了个眼色,因为万师兄的父亲跟方老师是好兄弟,据说方老师在饥荒年生活艰难时候还受过他们家的接济,他从小就跟方老师学到不少本事,方老师在最忙抽不出时间的时候,一些对外活动都派他参加,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万端宾会意地点点头,同时比了个手势,程真科立即明白,是示意双方同时扣患者“少海”及弹“极泉”两个穴位,这一手法,这可是门内最猛的手法……

却不料:首次使用这一形似”双剑合壁”,同时出击的绝招手法,却差让他们下不了台,差点砸了方老师的招牌……到底那名“乔装”病人却是何方神圣。万、程两人所使用的重量级手法又意味着什么,又为何差点砸了方老师的“招牌”,请听下回分解。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jiangtao 于 2008-10-26 17:46 编辑 ]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4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二回

话说程真科在门诊用“点玄关”、“镇三关”的手法为那看似出偏的病人导引气路,那病人却是我行我素,对他的手法全然不理、不顾、不受。

何为“点玄关”:玄关一窍,是人生神明所居主窍,位于两眼之间眉心。道家练气、练神、练丹皆离不开玄关。《封神榜》中得道人物如姜子牙、闻太师就是遇险凝神于玄关,利用玄关远眺千里,识破迷障,用玄关真气驱散阴狸,或用玄关运劲斗法,玄关比《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火眼金星还历害。方老师幼时曾经中邪,其外祖母(人称巫婆)周素清就是往他眉心吹三口仙气,让他还阳。峨眉玄门剑派“十二修剑法”方技口诀中最精要的一句,就是“玄关调动五气行”。五气即是五行,在人体对应五脏,剑派弟子(有修为的气功师)化剑为指,运劲于剑指,用剑指启开五脏枢钮“玄关”,调动五气归位,是方大师传授弟子对应治疗那些乱编、乱学气功后出现偏差的主要方法。按照以往的经验,程真科运气点化病人的玄关后,多数病人都会出现不由自主的打颤或颤抖等条件反射,从而使出偏者神智转向清醒,然后再根据具体情况进一步施治,但是当程真科第一次点病人的玄关时,病人毫无反应,开始他还以为这个病人是属于迟钝型的,没想到他连点五、七次,病人照样象一尊木菩萨。程真科作了一番深度的考虑后,最后决定采用“镇三关”的重手法。

玄门内部的“镇三关”是指人体督脉上的尾闾、夹脊、玉枕的三大要穴及部位。这三大要穴,系气机不易通过之处,。内丹修炼时,内气在督脉和任脉上运行,此三处不易通过。所以称为三关。《金丹大成集》则明确指出三关是:“脑后曰玉枕关,夹脊曰辘轳关,水火之际曰尾闾关”。尾闾关在脊椎骨的最下端,该处有长强穴,是阴阳变化之乡,任督交会之处。夹脊关(即辘轳关)在背中,俯卧时两肘尖连线点的正中处,与心相对。玉枕关在头颅后部,玉枕穴之下,两侧风池穴之间,仰卧时,与口相对。三关之中,玉枕关最难通,气从夹脊上升,玉枕处在背后督脉之上端,往往提气至此,意已疲软,所以古人称它为三车里的牛车,意思是非要用牛的力量才能通过,特别是筑基之功未到,先天之亏尚未补足,更难通过。但是内丹修炼,冲关不能勉强,只能任其自然,也不必强留强守。

那时候张宏堡刚刚出山不久,便强劲推出“Z功”,他最惹人吸引人入胜的说法就是七日能打通周天,与传统的“百日筑基”提前了十几倍,可谓神速,所以其习练者趋之若骛,以意导气就是其创举,但后果可想而知,其结果是苦了众多的无辜的练功者。因为“百日筑基”通周天还要明师指点护炉,而“Z功”一星期打开小周天却是全凭一本还不规范的讲义——谈何容易。不过在市场经济及急功近利双重因素的作用下,Z功在当时却是一个最热门的功种,然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出现众多的气功偏差及所谓“走火入魔”者,程真科处理过这类患者真多,也每次都很奏效。

话归正传,话说当时,程真科对病人加用镇三关的手法,患者照样没有明显的收敛,这还使他私下纳闷起来,上星期大足也来了一个病人,一米八五的身材长得真是虎背熊腰,将近二百来斤重,练过白眉拳、金钟罩,出偏发功时,临近四五个武师都拦他不住,而他在门诊接受发功治疗时,被程真科乘势在夹脊打了一大手记,当场咯下一口淡痰,使对方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四十多岁练过真功夫的人,非要拜程真科这个当时还不到三十岁的人为师不可,这件事使程真科受到方老师的表扬,在同门师兄弟中的地位声誉也大大提升。

可眼下这个身段不到一米七,连皮带骨加起来不到百斤的人却为何对他手法无动于衷?不得已,他向师兄万端宾递了一个眼色,本来的意思是想征求他的意见或让他出手,哪想到万端宾早已留意到这个病人,他也从程真科及病人的反应中察觉到异常,按程真科的功力在师门的序列中可以说是二十名内,自己的本事再高也不会高出一个大差距,正所谓知已知彼,老万不愧为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不打算故技重演,重复程真科刚才的手法,其它的手法估计也不会产生明显的效果(怎么办呢?)。要报告方老师吧,虽然今天是星期一,方老师刚好在隔壁“高诊室”,但下午刚好有某领导约好过来,不能打扰。没有其它办法了,他也可以说是早已胸有成竹,于是暗中给程真科递了个手势,程真科一怔,正在犹豫无意顾望整个诊室,这个大约有六十多平方的诊室,里面大约有三十多个病人,其中已有六七个病人无意停下练功在看他,也就是说刚才他镇三关的手法及病人的功架,已不止引起万端宾师兄的注意,而且影响了其他病人,也就是说,如果再没有用可靠的办法控制病人,将会在其他患者的心目中产生不良影响,同时也影响到方老师及整个研究所的形象。难怪万端宾给他递了这个手势。

看到这里,网友一定会疑惑起来,老万比了一个什么手势,何为要这样再三指出,原来,老万所比这个手法,也是年底前刚刚听老师提起,然后学到的,套用俗名这个手法叫做:“亲兄弟打虎”。说句不雅的话就是把患者当成老虎,而且还要两人以上同时全力以付,用绝招出其致胜制服,但是万一如果病人不是真老虎,而是纸老虎,其严重后果也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所谓绝招也是双向的,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无极生太极的办法。

严格说,这一手法也不是方老师正式传授给他们的。当时的情况是方老师刚从峨眉山回来,心情十分愉快,在摆龙门阵中无意侃出来的,因为他此行刚好碰到一班到峨眉寻根返祖的海外气功武术观光团,那天刚好是在“纯阳宫”守关的道长向客人介绍了方老师,客人中有两个台籍同胞,都是七十多岁的人,对方也称是峨眉剑派的弟子,方老师一听是同门兄弟,十分高兴,但为了稳重起见,但暗中献上“手印”,没想到对方却毫无查觉,方老师暗中纳闷,只得细心提防,后来当客人印证到方老师的身分后,纳头便拜十分谦诚地道明原因。

原来他们的师傅是西藏“黑教”喇嘛弟子,其祖师曾在清宫中见过峨眉剑派大剑客陈元龙,按辈份论,陈元龙系方老师的曾师爷,当时老喇嘛应邀参加慈禧太后的寿诞,便乘兴在席间表演了自己拿手的绝技“横冥功”。

何谓“横冥功”,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黄药师的弟子“黑风双煞”就练有一身“横功”,妙手书生朱聪的点穴骨扇,直击陈玄风的“曲池”等十几大要穴,却如隔靴抓痒,自身还差点命送“九阴白骨爪”之下。当然练就一身上乘“横功”的陈玄风,最终还是命送七岁小子,全然不会武功的郭靖手下,因为最上乘的“横功”都有其“气门”,“横功”再上乘,“气门”的薄弱程度跟不会武功的人一样,所以“气门”是金钟罩等“横功”习练者终身遗憾的致命点,而那老喇嘛表演的“横冥功”就是没有“气门”。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4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三回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但是到后来,那没有“气门”的老喇嘛还是裁在峨眉剑派大宗师陈元龙之手。并且按其先前许下的诺言:虽不能解皈衣钵,却坚持要以师礼尊陈元龙。所以那两个台籍老者在确认方老师身份后毕恭毕敬。

而当时陈元龙大宗师所使用的手法,是用峨眉剑派特殊交感的心法、手法探明到老喇嘛的致命所在,而临场发挥出来的一种综合手法。此事方老师曾听先师提起,但其具体手法却不十分清楚,倒是那两位台籍老者,惟妙惟肖地象当事人一样把以前的情形描绘得十分清楚。由此,生性通灵的方老师结合自己多年的练功体会及临床经验,才最终演化出“亲兄弟打虎”的双剑合壁手法,并且在疗养院病员中,挑两个不会武术的疗养员,按照要求,同时点、弹万端宾双边“极泉”“少海”四穴试验,没想到,功力深厚的万端宾,当时被这两个毫无技击经验,手法也不太准确的疗养员同时一点,突然脸色一变,全身象失了框架的泥人一样差点坠落,半晌回不过神来。回想当初的感受,老万至今还心有余悸。

刚好这个时候病人比了一个“马步穿掌”,两臂同时提起拉开,机会来了,老万忽然有一种送货上门的轻蔑感,和程真科两人同时,一人拉一手,一手点“少海”,一手穿腋窝点“极泉”。点到了——两人不约而同相对相视点头暗喜,或也说得难听些有点幸灾乐祸,言下之意就是任你西毒欧阳峰或者东邪黄药师,一人四大穴位同时被两大高手所扣,就是太上老君听起来也不能不寒颤。

万端宾后来坦诚地说:“凭他们当时的水平及能力来理解,能领会到这种手法的霸和猛,如果不是觉察对方邪气十分狂盛,及功力劲猛的不得已应急制止方法,对普通人极有可能造成骤时失落、虚脱、晕厥等危险状症。

但是当他们刚刚同时按住,用力点、弹的那一刹那,却觉对方经脉或有一种聚气凝力下沉之感,本来想弹致命要穴,却如对牛弹琴般地弹到“牛穴”。

本来,开初他们只是想点到为止,因为他们毕竟是随师多年,受过专业的职业培养,医德、武德也时时挂在心头,头一次使用该手法,他们再枭心也不敢对患者穴位用力尽扣。但现在没办法了,看那病人照样马步紧扎,双手任你点按,只是颈、背、肩、肋却绷得十分紧凑,闭气不出一口,看这情形,与其说是一个发狂的气功走火入魔者,还不如说就是一个掌握玄术、枭功的“砸棚人”!他双手照样敞开着,看样子象是一种藐视或者根本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万端宾不觉内心有一种受辱的感觉,内心暗想道:“是你自己讨苦吃,别怪我不客气”。他又对程真科递了个眼色,同时暗用猛力齐扣,那病人骤时牙关紧咬,两臂绷紧,同时下意识地内沉回牵,万程两人还是折服不了,只顾使劲用力外拉,这样形成一拉一收,“三个高手”变成全无套路程序,诊室内余下的那个王医师忽见这情形,先是呆了一下,但紧接着就是本能般地冲上去帮忙,但如何帮忙呢?即不能打也不能骂,也不知从哪里下手,最后他干脆从病人后面拦腰抱住,使劲地往下按……

这下该说那病人了,他从进这门诊部之前就憋了一肚子气,早知要费这么多的周折,就是打死他也不愿来,不过即使来了有一百个不愿意,他也只能往里钻。此外也想看看,看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值得他这样千里迢迢而来,而还要四处托人求医,到了今天就算排上队、挂上号,还是未能见到那位想见的大师,求人如吞“三寸剑”,开始进来时,他还是忍气吞声地听他们的指挥摆布。现在这些医师跟他家乡遇到的“神仙”相差无几,黔驴技穷了。该轮到我发挥了,只见他腰背一敛,双臂微收,误导程、万二人用力外拉,然后再猛力一缩,这叫做“借力打力”。这一缩,骤使程、万两人马失前蹄,双双跌倒,全诊室所有的人被这突发的情形吓得齐声大叫,不知所措,还是背后拦腰的王医师本能大喊:“快,快叫方老师”……

到底方老师出场了吗?又能不能或用什么办法降服这门诊“病人”,双方又是否两败具伤,请听下回分解。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4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四回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话说万端宾冲出诊室,直奔方老师的“高诊”,也顾不上礼貌地敲门报告,而是直接推门而入。高诊室内方老师正在跟某领导看病,万端宾唐突而进自觉十分失礼,但事出突然,也只能硬着头皮地说:“隔壁有个发疯的病人,我们制服不了,他在那里闹着”,万端宾一方面尽量隐盖自己的失态,另一方面也尽量把情况说得严重一点,以求获得方老师的谅解。

“看你,哪象见过世面的人!有什么大不了的,站着说”方老师刚刚带完功,对于万端宾的举动很不满意,只是碍着客人的面不好发作。

“是个广东来的,我跟程真科、王医师都按不住,该用的手法都用上了”……

“是汕头来的吗”?方老师打断话头问。

听了方老师的反问,万端宾反而一怔,答不上话来。

“知道了,你在外面等等”。

看到方老师胸有成竹的样子,万端宾不敢多言,只能怏怏地退出来。

方老师望着他的身影,对身边跟班的肖有元自言自语地说:“该来的终于来了”然后暗示肖有元跟另一个医生照应一下领导,便与万端宾一起朝门诊室奔来。

这时门诊室的病员及王医生、程真科等都站到一旁,只剩下那老广照样地舞着,成了这个六十多平方米诊室唯一的表演者。别看他眼睛微闭,四肢及骨节却是咯咯作响,功架动作也有板有眼,全然一副功中状态。但方老师一进来,他就能立刻觉察到,只是表面装作不知,我行我素。当然他暗中却是万分注意着方老师,细心提防,担心方老师又会将出什么招式。

方老师一进来,所有的病员都好象见到救星一样,他也十分礼貌地跟他们互相招手。然后凝神看着那个还在发功的病人,绕了三圈,再然后就笑咪咪地站停在病人面前,象是要开口问话,却又十分自然地回过头,先对着万端宾发问……

本来,那病人见方老师走近,心里已暗暗运劲提防,虽然说他的气路还不十分得势,却也可以说是混身是胆,混身是劲了,作好全方位应急准备。因为他怕方老师突然发招,会给他致命的一击。苦了他身上虽有千斤之力,又不可能象比赛场上一招主动出击,先下手为强,因为他毕竟是个来看病的病人,只能先看别人的,现在他见方老师略为一回头,要跟万端宾讲话,才心绪略为一松,想透一口气。

但却就在此时,方老师在装作稍微回头跟万端宾讲话之时,瞬间又猛地一个狮子回头。说时迟、那时快,其实方老师的轻松笑容,回身打招呼却是虚招,猛然回头才是出奇不意,都是他在病人身边绕三圈,把握所有信息,而随机发挥出来的“套路”。就跟当年宫中陈元龙对付那没有“气门”的老喇嘛一样异曲同工。

来一声大喝,猛然来一个下马威。

正是:当年长板坡桥上猛张飞大喝一声,令夏候杰肝胆俱裂,曹操八十三万大军卷甲而逃。而方老师这一声猛喝,却是何为,是不是针对该病人,或反而会伤及周围的患者。精采片段请听下节分解。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4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五回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话说这人被方老师大出意料地猛喝一声,头顶上身“百会”,似有一声轰鸣,而又嘎然而止,全身突然静得出奇——“功”也不发了,“拳架”也不打了。

周围病人被方老师这一喝,也都紧张张地望着他 ……

“走,到隔壁诊室”方老师暗示着该病人(这回该叫大名柯楚钧了,就是本博客的主人公)同回到诊室。诊室的一大群病人也跟小孩凑热闹一样,乱哄哄地跟着出来,希望看看啥结果,但最后还被万端宾顶了回去。

高诊室里,那个领导已被肖有元送走,柯一看高诊室,除了方老师外还有其他两位穿白大褂的医师。后来才知道,那年纪稍大一点的就是四川省草堂干部疗养院气功科主任周少林,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名叫肖有元,是医科大学的本科毕业生,由疗养院安排过来负责帮助方老师整理病历记录的。

方老师示意柯坐在一张板凳上,两手掌心向上,自然分放于膝盖上,自然静坐。然后张开食指,其他四指微微内扣,也就是说,只用一个食指在离柯手心上约三几十厘米的地方,点了又点,还问柯说:“没的感觉”。

当时方老师操的是一腔浓厚的四川川东话,第一次到四川的柯楚钧根本不明其意,不知所云。身边的肖有元见状,好象早有心理准备地当起“翻译”来:“老师问你有什么感觉”。

柯楚钧略带惋惜而说:“老师点我的左手,我的左手好象都没什么感觉,但是右手心好象反而胀刺胀刺的。”

紧接着,方老师又在柯的腰部用他的手轻轻地贴了一回,再然后又放在柯的头上,又问了一句。肖有元又很快十分配合地“翻译”说:“现在又有什么感觉”。

柯细细体味了一下,然后傻酣酣地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象我的两脚底都是麻麻的。”

方老师这回好象觉得有点可笑地问:“你来干什么?”

柯还没有回过神来,肖有元好象怕他听不懂似的,又说了一句:“方老师问你是来做什么的?”

柯十分惊奇地回答:“我是来看病的啊”

“你有什么病呢?”方老师好象觉得十分费解。柯一听,误以为方老师还不了解情况,刚要解释原因,方老师用手打断了柯的话:

“别人想跟你这样,还求之不得呢,你怎么说是病呢?”……

紧接着方老师又不着边际地冒出了一句话:“你打算呆多长时间?”

柯回答说:“我家里的人对我这种情况十分紧张,如果能医好我这病,几天或一个星期的时间我马上就回去。”

方老师这回没有回应柯楚钧的话,而是转身跟周主任及肖有元用地道的川东话嘀嘀咕咕地谈开了。

一会儿,肖有元转身回过头对柯说:“老师说你没有病,你现在四肢百脉已在无意中全部自然打开,这种情况很特殊,别人有可能苦练了十年、二十年的时间都练不出这种效果。”

“那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所有的人都把我当成疯子”。

“如果你愿意学,将来会很出色”这回方老师终于说出一句能让人十分听懂的普通话。

正是这句话,才有了今后惊天动地故事。

现在我反复回想方老师这句话:“不知是无意中的随意而出,还是有意地对我一种鼓励,更或许是对我一种期望。”

欲知后事如何,请继续收看《天得仙缘》。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4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六回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话说方老师自出道以来,看过的病人可以说是成千上万,从五花八门的江湖道中场合大斗法,乃至在全国会议同行相欺的大拼比,都是见怪不怪了。每天从全国甚至是世界各地的人专程到成都的也是络绎不绝,正所谓:“不是猛龙不过江”。那些专程到此“待访”的人士,莫不都具有出奇的故事和特殊的功态,而这些对方老师来说,都变成了“习惯成自然”。

而今天从万端宾的失态,以及自己进场绕了三圈后从患者的气场交换过来的信息中,就隐隐感觉到真的有异。说真的,别小看他这一喝,却是调动丹田几十年的功力,并且再通过来一个兵家“示形”的假动作,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正所谓“功其不备,一鼓而下”,才不失一代宗师的风格。

在高诊,他先用食指隔空点了掌心劳宫,做为一般人来说,能感觉到劳宫有感觉就不错了,而柯这个没学过气功的人,却居然能穿透及感应到右手劳宫,可谓说通畅无阻,而且是“灵感”得出奇,这连方老师他自己也意料不到,他再在柯的腰部“命门”探一探柯是否具有真气,同时印证柯是否真的没学过气功,没想到稍微一按,命门丹田都是“如封似闭”,自然紧固,不收不放。

当时气功热一浪高过一浪,气功被神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人们对气功师,特别是象方老师这样的顶级气功师,能够见上一面,可以说是前世修来的福,更不要说是单独给他发气“灌顶”。如万幸遇到这样的情况,巴不得把自己全身十二经(另有奇经八脉)和三十六大穴全部敞开,能够更多吸收一点算一点,决不会错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而眼前这个“呆子”,却一点也不懂得吸收,正是一个全然没有练过其他功法的全真“童子”。

人们常说:名师难求。其实名门宗师要寻一个资质好的徒弟更难:有仙缘、还要具有灵感,更要具有苦练、勤练的毅力,三者缺一不可。

“你愿意学,会很出色。”方老师这句话,与其说是随口而出,还不如说是“有感而发”。而当时对于柯来说,他还是气功大潮中还未涉世的“处子”,还不能理解到方老师这句话的“语重心长”,他所迫切想到的就是尽快摆脱自己这种不能自制的状态——让自己不疯。

“只要使我能自我控制,让我怎么练都行。”柯再重复了一句。

“另外,我有时还能看到别人的内脏。”看到方老师对他的情况比较有把握,柯又慢慢进一步透露自己的“病情”,因为他当时的情况是怕自己一下子全部说出来,被方老师发现病情复杂而被当面推辞掉;而如果自己不说出来,又怕过后方老师说当时没有如实交代,反而被动,所以说话显得吞吞吐吐。

“没事的,这些情况我们以前都碰到。”肖有元显得有点不耐烦,一方面是因为方老师心中有数,另一方面是因为后面还有其他病人,他从方老师刚才意外的语气中反觉得柯有点不识好歹。

“好的,那我就先留下来练吧。”看到别人不高兴,柯楚钧到此只有横下一条心,留下来再说。

方老师回头在办公桌上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提笔在纸上开出一张“处方”,递给肖有元,肖立刻领着柯走出高诊。

网友,你想知道方老师给柯开出一副什么“药”吗?柯服“药”后又将出现什么情况?请继续收看连载!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5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七回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话说肖有元拿着药方跟柯走出来,在收费处交款后又到楼下另一个地方,柯才知道,这里也是黑压压的一大群人。

原来,方老师开出的“药方”并不是我们所常见、常听到的什么当归、北芪、或是川芎、赤芍,而是“六步养生功”、“纯阳功”、“导引术”、“十字拳”等一系列功法名称。方老师这张药方严格来说,应该是一张为柯专开的功法学习、缎练的程序、计划。

二楼这一层就是“中华峨眉内功学校”,是方老师创办的集医疗、研究、教学、治疗康复为一体的“四川省气功医学研究所”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个负责教学的张老师看了肖有元递过来的处方,问肖有元说:“谁介绍来的?”

“不知道”肖有元显得无关紧要,其实他也真的不知道。

“他学过什么功法?”

“没有”

张老师十分清楚,由肖有元带过来的学员,都是通过特殊的渠道引进过来的,否则肖有元才没有那份闲功夫呢。从递过来的处方也可以看出份量,如里面的“导引术”,是方老师的正规入门弟子才能缴费学习的,又如“纯阳功”也是学习峨眉内功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慢慢接触的功法,所以他觉得情况十分特殊,肖有元说“不清楚”是故意在卖关子,心里十分不悦:

“没有?那我怎么教呢?”他故意双手一摊,逼肖有元说出实情。

“我真的不知道,他真的没学过什么功。”肖有元显得无可奈何,想尽量地解释。因为他跟张老师有点小情绪,他不愿在这事上让张老师加深他的看法。

“”导引术”可是正规入门弟子才能学的,我怎么可以乱教呢?”

没想到肖越解释,张越不相信,当时张老师看到这张处方,又看了肖有元的表情,他内心总觉得这个病人是肖有元的关系,更进而估计这张处方是肖有元缠着方老师开的,认为肖有元是拿着尚方宝剑压他教功,所以内心十分不满。

他也是很小跟方老师练功,可以说是方老师手下对功法理解、演练得最好的一个,他就是看不起这个医科大学毕业的本科生:嘴上理论一大套,手脚功夫却只能算是“皮毛”。再加上肖有元在高诊经常跟方老师进进出出,在广大学员、病人的心中是最羡慕的一个,所有这些,都也真让张老师有点酸溜溜。没想到这回肖有元真的是按照老师的要求来的,他见张老师顶牛,曲解他的意思,却反而变得幸灾乐祸地说:“这些功法不仅要教好,而且要在一个月内教完。”

“我可以教完,他能学完吗?”张老师大怒,觉得是肖有元故意给他出难题:

“一个月内要学完六套功法,这又不是在做广播体操,你以为跟念书一样轻松,你跟方老师两年多了,又能学到几套功法?”张老师进一步挖苦说。

“这可是老师说的,你有意见找老师去”。肖有元托出最后的法宝,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真的不知道,我是第一次到这里见方老师的,我以前真的没有学过任何功法,或其他气功”柯见他们两个睹气,怕将事情弄僵,影响以后的学习,连忙跟张老师解释。

“你学不会,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反复辅导你”

张老师脸色一沉,无形中已对柯产生隔阂,把柯领给另外一个老师:“这几天你教他学习六步养生功,学好了告诉我”

小鬼难缠,柯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所幸的是那个老师态度比较和蔼,却是主动热情地跟柯聊起来:

“哪里来的?”

“广东汕头”

“广东汕头跟到这里来?是不是冲着高级专修班的?”

“哦!这里还有高级专修班?要什么条件才能报名参加呢?”柯一听是高级专修班就来了兴头。

“要先学会三套初、中级功法,有近一年的练功及学功体会”

那老师见柯真的不象是入门的道中人物,说话语气显得十分神秘,而他还不知道方老师以为柯开了六套功法的“处方”,因为张老师也只是安排他教导“六步养生功”。

“那高级班又将增加什么功法呢?”

“主要是理论及两套高级的功法”

“是不是有“导引术”呢?”柯从刚才张老师跟肖有元的争吵中,对导引术的印象特殊深刻。

“”导引术”可不是随便能学到的”

“那怎么才能学到呢?”

“都要参加高级班学业以后,真正成绩好了,方老师收为真正入门弟子才能学到”

“那刚才方老师开的六套功法不就有”导引术”吗?”

“你开玩笑?”导引术”我都没学过,张老师只是让我教你”六步养生功”,你能真真正正学会就已经不错了”

那老师显得很不高兴,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不要太不自量力。

柯才觉得自己失言,他深深地意识到,弄不好功法没学到,都要先得罪方老师的这班徒弟……

看到这里,网友你或者真的不相信,以为本博主是在编故事,而且是越编越乱:一会儿是方老师手下如何了得的徒弟还制服不住柯楚钧;一会儿又是没有练过气功的柯楚钧却是百脉俱开,经方老师鉴定是练功“绝顶料子”;又一会儿是方老师开了一张特殊的处方,里面却还包含着高级班学员都不能学到的功法…….这些都不是矛盾百出吗?

或许这才真正印证了一句老话——无巧不成书。

大千世界,本来就是无奇不有;无不充满矛盾;莫不绝处缝生;莫不柳暗花明又一村;这里所有的奇、绝、险、巧,都是来源于一个活生生的人物。

博客的功能不是说书,而是写实,正因为有这二十年前的史实,才有了今天名扬江湖的主人公。

那到底柯能不能在一个月内学到及学会这六套特殊功法?一个月后的情况又将如何?笔者认为:还是应该先剖开柯的真实前因历史,让网友确实领会到柯楚钧是如何“天得仙缘”的。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5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八回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自古:赵燕多豪杰,峨眉出剑仙。



而这里的人却是做田如绣花,精耕细作,被誉为海滨邹鲁民风朴实,礼仪天下,具有古汉遗风。根本就很难以想象到会跟风风火火串九洲的武林侠客,或飘渺萍踪的剑仙联系在一起。



然而却正所谓:运交华盖欲何求。



这一天,柯刚从市中心医院出来,内心虚荡荡地一片空白,坐进从汕头开往家乡澄海的出租小巴上。二十多年前的情况跟现在可大不一样,不象今天,出门自己开着小车,要不就打着的士,或让有车一族的朋友来接一程。



天气炎热的小巴上已占满了人,整车也同时充满了汗臭味,值得庆幸的是最后排的边角上,还能勉强挤出一个屁股位,柯坐上后就好象忘记了周围的恶劣环境,而进入沉沉的思考中…….



他并不是自己身体不适来看病,身上带的是老父亲的病历本,来医院找医师反映近期父亲的病况,同时希望再开药物维持治疗,没想到医生已经明确地告诉他:病人到这个时候再用药物服药治疗的意义已经不大了,这样只会加重病人后期的痛苦……



说话的是市中心医院名誉院长、肿瘤科专家吴教授,这等于就是最后的权威结论,用药已经用到尽头了。柯虽然已有一定的内心准备,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而面对这一切,全家人都捂得紧紧的,病重的老父一点也没察觉,想起这些,柯越发觉得苍凉。



有药可用多少还有点“希望“,现在可以说没希望了,该怎么办呢?柯忽然内心十分空虚、矛盾、焦急,虽然全家最已有一百个准备,但内心却是有一百个不愿意。



其实家中也早已做了二手准备,一方面是积极地治疗,能够请的医师尽量请,能够找到的药尽量找,日常暗中精心调理。另一方面已做了最后的打算,老父亲辛苦一辈子,现在子女生活条件都不错,经济条件十分许可,如何让他入土为安,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成了全家人一致的目标。



印“生基”,本来是潮汕地带过去地主、员外阶层的一种阔绰行为及迷信做法,而这时却成了柯氏兄弟对老父最后最好的一种报答方式。



印“生基”,即是在长辈“未归”之前先找好墓地,使其撒手之后能对号入座,才不致被临急乱了套路,另一方面生前时间充足,能够多方游刃,为长辈找到风水宝地,这样既能仰前贤,也能荫后裔。



柯氏一家虽然算不得望族,但在地方一带也可以说是略有名气,家中有事,周围许多亲朋好友也都愿意主动上门,帮助寻找途径。风水先生旺伯,就是老二的好友阿平才推荐过来的。旺伯本是福建樟州人氏,据说曾到过江西龙虎山,谒见过张天师的后人,同时获得一些堪理秘决。是在“公社化”、“饥荒年”逃荒至此的。



随着改革开放之后,潮汕一带人民生活水平大大提高,本来就比较迷信的人,越发更加重视风水。阿旺伯也早就瞄准时机,与时俱进,瞄准这一机会,每天都神游在丘陵、山川之间,什么狮山、象山;公山、母山;上坑、下坑;龙脉怎么走,玄武怎么走,他都头头是道,了如指掌,据说他手头已猎色有块风水宝地,同时也正在物色那些有福之人:一行、二德、三风水吗,有好的地方也应该找到好的人。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26 17:5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九回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个人博客http://kechujun.bokee.com


阿平是当地城关一带有名的“刺仔头”,因柯家老二曾在其困难时候帮助过他,因此,这次柯家有事,他主动上门并且显得十分尽力。

经过多方了解考证后,柯家觉得阿平推荐的人选不错,旺伯确实有本事,连周围数一数二的大华侨都请他看山,加上再有阿平的关系,估计不算离谱。于是这一天,全家人决定,约请阿旺伯过来喝茶。

星期六晚,柯氏父亲十分高兴,因为分居各地的子女都一齐过来看望问候他,一家聚会团圆,有说有笑,虽然这段时间自己身体生病——患胃溃疡,但子女都十分孝顺,自己一点“小病”还要累及众人照料,一身自律自勉的他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想开始时,他到医院检查,医生就说他有胃溃疡,全家人还在考虑是做手术合理还是长时间地服药治疗可靠,后来子女们一致决定,说他年纪大了,做手术不合算,反正现在胃溃疡的人多着,只要他平时注意饮食作息,坚持一年半载之内不饮酒、不喝茶,早睡早起就行了,而他本人思想却是希望能够做手术,一做了事。反正自己身体好好的,别人平时跟他开玩笑被称他为“暹逻枝骨”——耐风雨。但最后他还是拗不过众人的意见,只能勉强接受服药治疗,但转眼已经半年过去了,不单病情没有明显好转,反而背部觉得有两个涨痛点,他开始埋怨子女当初听信医师的所谓保守治疗,害得他到现在还不能到二子厂里搓几圈麻将,最多只能是坐在那里看看,过把瘾。

今晚阿平也过来了,一见面就:“老政府”前“老政府”后地问候不停,而且带了一个福建籍收“龙银“的朋友过来串门喝茶,阿平介绍了朋友后半开玩笑地问:“老政府啊,有没有藏”龙银”,现在一个老袁头的两百多元,静静地从腰包里掏两个出来,胜过赢几圈麻将。”

柯父一听吃惊道:“老袁头一个两百多,公社化初在芦荟埔平整,我无意挖到一个灰金缸,里面装着半缸“龙银”约七八十个,当时人人头脑简单,都上缴到公社。”

“嗯,肯定是让别人装进口袋里”。读二年的小孙女显得可惜又不平地说:

“公公当时能够随便抓几个就好了”大女儿半开玩笑地凑合着。

“今晚怎么这么热闹?”说话的是刚跨进门的柯父三弟。

“三叔啊,今晚什么风”

“天气热得不得了,到你姑母家走一圈,随便一起过来看望二兄”。

“哦,老姑来了,老姑坐,老姑坐”儿媳们连忙打招呼,起身让座。

潮汕的习俗是,媳妇矮一辈,对丈夫的叔父、姑母俗称老叔、老姑。

老姑没有坐下,而是转身问柯父:“二兄啊,今天看来气色不错,今晚吃几碗,菜样合口吗?”

“吃的现在免烦恼,搞得一家人麻烦”

“是不是哪一个做得不够仔细,我们上辈子人有权过问”妹妹故意“将了兄长一军”。

“我一向不喜欢别人太热情,我根本也不是生什么大病”。一向在子侄辈面前具有光辉形象的柯父认为让别人伺候是一件伤及自尊心的事情。

“老政府啊,养儿就是为了防老,这一点即使是在现代社会也行得通,后生照顾是合理的,反过来你也应该听听年轻人的意见”,那卖“龙银”的旺伯也过来帮嘴。

“就是听他们的才错,当初要是做手术最多就是麻烦半个月,绝不用搞到今天这么兴师动众,半死不活”

“你怎么知道做手术就绝对好?好做孬做主要是听医师的意见,七十多岁还要上手术台,你自己有这个胆量,医师却没有这个能奈”。三弟知道老兄的性格,连忙半开玩笑地推出医师的招牌。

“社会谁人无病,不要一病就讳疾,子孙都不嫌麻烦,你应该返过来听听子孙们的意见,大家都是为你好”。

“对、对、对”柯母说话后众人都随声附和。

“哦,今晚是星期六,大家都有空,到楼上喝茶,说说别的事情,开开心。”

“都九点多了,我们该回去了”三叔说着装做起身要走。

“还未十点就要回去?你明天还有钱赚?!”柯父不满地说。

“我们到楼上喝茶,你能休息好吗?”

“怎么不能休息好?”

“不会影响?”

“不会影响!”

“不会影响就来喝一泡”三叔来个顺水推舟:“阿钧,先到楼上煮水,等会儿我们一齐上去”

就这样,大家一起不知不觉,自然而然地到楼上喝茶,并且顺理成章地把老父留在房间,到楼上举行一个早已下达通知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作战方案就是“印生基”。
顶部
游戏人间路
禁止访问




UID 1565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1
阅读权限 0
注册 2008-11-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19 09:55  资料 短消息 
放弃不是简单的两个字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7-17 17:3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3393 second(s), 6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吴式太极 - Archiver - WAP
京ICP备07034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