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式太极论坛


 
标题: 太极拳的九层功夫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8 09:4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太极拳的九层功夫

太极拳的功夫很难练到传说中的境界,人们更大的疑问是:太极拳究竟能不能打?连练了九十多年太极的吴图南先生都说,“太极拳推而不打”,不能打,那又何以称为“拳”?在杨露禅、郝为真所在的那个年代里,甚至在阎志高的时期,太极拳都是能打的,那么今天的太极拳为何只能推而不能打人呢?
   
  老拳谱太笼统,非到修炼至一定程度,不易领悟。20世纪下半叶的太极拳名家中,除郝少如、阎志高的拳论堪称经典外,只有乐亶和郑曼青的著作能做修炼的准绳了。近期吴文翰师叔又专门撰文介绍郑氏之著作。郑曼青先生有云:“若问余四十年之心得,却只有十二字,日:吞天之气,接地之力,寿人以柔。”具体的练法,郑先生的大作里都有详论,值得有心者去借鉴。
   
  我在此要介绍一些学者在各个修炼层次中的操作方法,也算是对那篇《太极拳十问》的补充吧。
   
  第一层功夫:形正气顺。
   
  有些自认为练的差不多的人会说:这算什么功夫!到公园里看一看,就这功夫有几个人能练到的,不是低头猫腰,就是挺胸凸臀。练传统的还别瞧不起人家专业的竞技武术,2007年的春节晚会上,最出彩的节目就是那几位太极拳冠军表演的《行云流水》。那应该是形正气顺的典范,形正不仅是一种美,而且形不正则气不顺。冠军们连续不断地腾空二起腿和转身腾空摆莲,不仅轻灵飘逸,有滞空感,而且落地后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哪一位练传统的有这份功夫!竞技运动员不练内功,不练技击,更不练推手,几年、十几年就练一个形正气顺,就能出这么大的功夫。
   
  如何能够正形,窃以为吴图南先生所说的:“松功之要,首在提举,提举愈高,下落愈速。”这几句话最重要。所谓“提举”者,与“虚领顶劲”有吻合之处。太极拳要练出轻灵的功夫,必须要松,吴先生有云:“松功如高举珠,悠然而断,有如断线珍珠,粒粒下落,如珠走盘,圆活异常,节节贯串,鱼贯而上,方显活泼而不迟滞。”凡练太极,只能打慢拳,不能打快拳者,皆是不得“虚领顶劲”之要领,更不知“提举”之后松的滋味,还在那儿自诩一套拳能打一个多小时,有多大的功夫呢!
   
  那么“提举”如何练呢?是不是用脑袋把身体提起来,就是“提举”?笑话,你非把自己顶出个高血压不可!虚领顶劲时头部的肌肉要绝对放松,百会穴只有松开了,才能“吞天之气”。所谓“提”,是要提起“百劳”穴后面的那根筋,这根筋连着整个脊骨的各关节,如能将这根筋提起,则脊椎各关节自然会成为被串起的珠子了。过去练太极拳或其它内家拳者都先让这根筋腾起来,有运用“肘会飞金晶”或“峨嵋十三桩”等方法的,八卦掌的拉磨式也是拧筋出槽的最好方法。
  
  腰是太极拳行功的关键环节,前辈说:腰劲宜往下沉。如何沉法?命门要向后微微鼓起,尾闾向前向下找双脚之涌泉,双臀向脚后跟溜。腰劲沉好了,才能以丹田转动全身。有些练武式太极者,多将夹脊穴隆起,据说与修炼敛气入骨时的功夫有关,其实不然。腰和顶是太极拳形正的关键,形正才能气顺。

  气顺之法则是调息,即丘处机先师所云:“使呼吸至根蒂吸自外而内,呼之亦人内。”吸气自然,呼气用意念降至丹田,有铸剑者则降至会阴。


  第二层功夫:丹田内转。

  很多练家将此列为高深功夫,其实不然。在正宗太极门内这是基础,武式先要以五行功转丹田。转丹田有二个功用,一是把丹田活开,使之能纳气,此气属混元之气,还是后天的有形之物,但他是修炼先天一气的资本,具有一般根器的练拳者不可能一开始就进入到先天虚灵状态,因此先练出混元之气是必经的基础。二是培养以丹田运转肢体的习惯,下丹田是内家拳的中枢,有人说丹田是人的第二大脑,密宗修证出脐下四指有明点,能自赋思维。太极拳技击的最高境界是应物自然,而离形丹田则万万不能。

  先要以意念导引得气,站太极桩,走太极步,再行功走架,吐纳之气,经络之气聚集于丹田,逐渐而成气丘,内转此气丘而旋动脊柱和中脉,以内动而外显形成拳架,则可入内家拳之门径矣。

  第三层功夫:松弹抖炸。

  想通过练太极拳用于技击者,必须能够发劲,推手的功夫只可用于比赛游戏,推手的劲是长劲。而能用于太极拳技击的冷脆抖炸,只能通过抖大杆子和修炼秘传的拳架获得。数十年来,笔者一直寻觅适用于技击的原传太极拳架,至2007年,经姜铁森先生引见,才得识霍梦魁先生的嫡传弟子吴本萍先生,学到了武禹襄传杨班侯的五十四式小架太极拳。听老辈们讲,陈青萍、杨露禅都曾伤过人,由武家借助官场的势力帮他们摆平,因此武家兄弟得窥能伤人的拳法和练法。而陈杨两家由拳致祸后,皆以能制人而不伤人的太极拳法示人,导致今日习太极拳者误认为打手则是推手,推手就是太极拳的技击。吴图南先生说的“太极拳推而不打”,与一般人性命相搏,恐怕时间一长就会自身难保,更何况与高手过招,如吴公仪与白鹤门陈先生比武时,其既不能制人又不能伤人,令世人对太极拳大跌眼镜。

  古今中外能称为拳法者,必有能伤人的功夫,所发之劲力一定要有杀伤力。少林等门派的杀伤力靠铁砂掌、铁拳功和铁指功获得,而内家拳则通过站桩、导引和打坐及抖大杆子,修炼阴劲、抖擞劲等得之,以击外而伤内为目的。经过数年的修炼,双臂在肌肉放松的状态下,瞬间即可连续发出弹抖寸劲,配合拳架练习身法和步法,可用于技击,抖大杆子的具体练法可见拙著。周身炸劲的出现有赖于混元气充盈之后,再经过大杆子功夫有成而获得。在实战技击中,对方拳脚近身时,周身螺旋发力,这股炸劲能代开对方的进攻。

  第四层功夫:连绵快打。

  一般练习太极者,多有中定一势,武式门内阴阳相济之时,也要静上一静,所谓“其静如动,其动如静”也!而传统的定势练法,有点像短暂的桩功,一势要以过三五次呼吸才可。因此有人就将太极练的越来越慢,这是练法,无可厚非。但用法则需越练越快,内气鼓荡,不能有一点间歇和停顿,武式小架、杨式小架、杨式长拳和吴式快拳均是如此。

  先要把功夫练到内气鼓荡,此气仍非先天一炁,还是有形之混元气,行于经络、脏腑,可助技击,并能抗击打。真能内气鼓荡,行功走架自然会越练越快,且每一发劲后,内气如抽丝般轻柔收束,能使拳势不断不散,意气形绵绵不绝如绕梁之音。关于拳架的选择也很重要,早年我在辉璞先生门下学过吴式快拳,后在北京见识过杨式小架,其手法和步法之丰富,给我的印象很深。至2007年,随吴本萍先生习李启轩传的五十四式小架快拳后,才彻底领悟太极拳原传拳法的奥秘。

  李启轩传下的武禹襄老架,讲究旋转中脉和脊柱,使腰、腿、臂形成“背丝扣”,出手成圈,行步滑动如风,发劲冷脆,非常适于技击。但却非常难练,没有十年纯功者,绝对练不出味道。像祝大彤先生宣扬的那样:不用练气,不用练劲,不用腰,不下势子,就用一个“松”,一个“空”,就能练出功夫,纯属异想天开,我想这是他为自己年轻时因为没下过工夫,没有正式入过太极门,而杜撰出的独门理论吧!

  第五层功夫:中黄直透。

  闵小艮先生借鉴密宗的修炼方法,而创“中黄直透”的中派丹法,我通过实践发现,“中黄直透”比运转任督上脉更适用于太极拳的丹道修炼。很多练家以混元气用意念导行于任督,会产生遗患。看似红光满面,身宽体胖,其实多患消渴症、高血压,但中黄直透与密宗以修炼中脉为门径的方法还不一样,太极拳的内动是先以四象转动丹田,以中脉和脊柱为中轴旋转带动四肢,因此这种内动很易打通三焦,很多人练太极拳一年左右就饭量大增,胃口大开,这也正是太极拳能够健身的最大特点,而这种特点注定了“中黄直透”比小周天更适合太极拳的内功修炼。

  近期有人撰文论述“太极拳理论与藏密之三脉七轮学说”的关系,这不是牵强附会,而是两大修证体系的必然吻合。有人在太极拳行功走架者的身上设想出有九个珠子,由这九个珠子的旋转形成了太极拳架,其实这与七轮内转而带动周身行拳是一个道理。太极拳的“中黄直透”先要在阴跷起火,这与藏密拙火的修炼原理定是一样的,不过太极拳的起火靠的不是七支坐法,而是大江西派的太极桩功法。阴跷起火后即可渐化腹中气丘的混元气,使之转化为天一真水,小腹会平复如少年,似乎有减肥的功效,而内脏及精神更面临着脱胎换骨前的熔炼。天一真水与密宗的“菩提月液”相似,这是后天转先天的根本,也是敛气入骨的基础。

我曾撰写过多篇太极拳内功修炼的文章,多是些本人按前辈们的指点依传统丹道方法修炼的心得,循序渐进并有收益,但欲发展太极拳学,却不能不博采众家之长。上海有很多隐修太极功者,他们借鉴20世纪初密宗高僧所传的大手印心法,将太极拳修炼到了很高的境界,我们知道的只有乐家父子,其实还有很多。我的弟子李舒在上海体院读书的五年时间就多有见识。

  第六层功夫:敛气入骨。

  郝少如师叔在其大作《武式太极拳》中论及“腰脊敛气”:“两肩松开,以意将气下沉贴于背,由两肩收于脊骨,敛于腰脊,谓之腰脊敛气。”何谓腰脊?郝师叔有论日:“武式太极拳以个体脊椎脊骨为主弓,大椎与脊骨根上下两端为弓梢,腰脊(命门处)为弓把。”也就是说命门处为敛气的窍要。命门确是“生命之根,先天之本”,但命门虽有壮阳益肾之功能,可惜却无法敛气。能敛气者首验为“骨阳”,骨髓由温而热。本门秘传的敛气入骨之门径是尾闾骨,源于陈致虚先师所传之内丹心法。尾间骨中原有九窍,可吸纳天一真水。

   此一阶段之行动,姜铁森形容身体空如水管,且柔若无骨,气血如水,而内力如水之压强,可随拳架之变化,将气血随意灌注。我之体验:脊骨由下至上,先温后热,后背之皮肤会出疹子,红且痒,可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热至指骨,上肢一动就会发出“骨鸣”,继而如热水注入下肢,脚心会很热,一年四季都有可能患上脚气。此后身体会喜凉怕热,逐渐寒暑不侵。

乐幻智先生的儿子乐亶留下了八篇太极拳学方面的文章,其中谈内气的开合和运转都很具体,有形有意,并且认为中气能够像“车轮一般的旋转中”,“便基本上已是先天狭隘后天的程度了”。窃以为此论不妥,先天无形无象,能够像“车轮一般的旋转者最多也就练到了混元一气的程度,离先天倘远”,能“敛气入骨”才是入先天的标志。先要将混元一气化成无形无象的“天一真水”,先天气才可浸入尾闾九窍。关于混元气我再说几句,1989年我为先师王辉璞先生拍摄吴式太极拳讲座期间,一天傍晚,先生让我单独去他府上,先生请出张三丰的自画像和一本太极拳老谱让我长了见识,然后聊“太极丹”的事儿,先师让我摸他的小腹,果然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东西在动,先师说:“这就是太极丹。”然后解释道:“功夫越深,则球越小,王茂斋师祖的太极丹只有黄豆粒那么大,而杨禹廷老师的却有花生米大小。”今天想来,王先生的太极丹也是有形之物,属后天混元气生成,而能将其炼化得愈小则距先天越近矣!

  拳架行至敛气入骨阶段,周身骨节均要抻开,拳势舒展松放,注意动中求静,身心如一,如能在前念无灭,后念未生之际行功走架,则后天转先天成矣!

   第七层功夫:一觉独灵。

  练至“中黄直透”,“人多发胖”:“至精是求者,其征有二,一则精神贯注,而腹背皆干滑如腊肉,一则气体健举,而额颅皆肥泽如粉粢。是皆血脉流行,应乎自然,内充实而外和平,犯而不校者也。”而“敛气入骨”之后,人会练得瘦下来,造血干细胞的流量加大后能够激活身体中已经衰弱的神经系统,按《时轮密续》中的教法:人之气脉,原本有72000条,从生下来后的五个月开始,每天坏死两条“气脉”,100年后,72000条气脉就全部坏死。敛气入骨之后则可能逆转这种状态。如能激活周身的气脉,自然会产生“一觉独灵”的功能。

  功夫练到一觉独灵的层次,行功走架会极轻灵。周身的“关节要松,皮毛要攻”,夏天站太极桩时,能够看到胳膊上的汗毛竖了起来。1996年的秋天,我率领摄制组去长海县拍摄大型纪录片《人与海岛》,白天采访,晚上到海边练功。打拳时身上出汗,招惹蚊子,每有蚊子落下,沾身能知,总是将身一抖,台里随行的弟兄们见我打拳的样子都觉得可笑。站桩时,心如止水,发梢上落了蚊子也能知道。那年年底去了北京,拜访了几位前辈,谈起这些体悟,有前辈说:这是一觉独灵的功夫。

  太极拳的“一觉独灵”功夫已进入到修心的层次,我1992年始知禅的味道,对太极拳大有辅益。如果不是每日禅定半时,一觉独灵的功夫也不会提前上身。此时对于动静的分别心锐减,能够真正体悟到“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一趟拳能打很长时间而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站桩时易入静,定中得先天炁也很快。在身体逐渐瘦下来后,会出现骨肉分离,肌肉仿佛是挂在了内骨骼上,很松!在行拳走架时,肌肉似乎已经不起作用了。

  第八层功夫:皮物自然。

  真正的松,是身心俱放下,不是用意念松到了。那时,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能自己做主,局部即是整体,整体也可化入局部。武式门内讲究打手,搭手即打,真正的大家,接手时并不化,以身体的自然感应力,变换角度将来劲打出,这种功夫用小脑去想、去判断已是徒劳,要在瞬间凭借皮毛的触觉及神经的感应力而做出反应。有关于内家拳前辈在不视、不知、不觉的状态下将偷袭者打出去的传说,也并非都是子虚乌有,我也有过体验。有人解释应物自然的功夫是,能在身体被击打的瞬间,将体内的真气凝聚在被击打点上,从而产生巨大的爆发力。这种说法虽然有点勉强,但似乎也能够说得通。

  其实应物自然的功夫,完全是修心的结果。以唯识学而论,若如笛卡尔所说,“我思故我在”。则与太极拳及丹道和禅学的修炼体系相反,修心是将眼、耳、鼻、舌、身这前五识与第六意识分离,再将第六识与第七识末那识剥离,最后显现出阿赖耶识,则成就大圆满。长期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行拳走架、站桩和禅定,人的前五识就会由被动的授受,转化出自主意识就会,同时可以对客观事物做出反应。至此层次,修炼者的整体意识就会“依止根本识,五识随缘起,或俱或不俱,如涛波依水”。当然距本来面目的剥现尚远,但已进入应物自然的境界。行拳走架时,丹田区之四象已不再起驱动作用,周身也开始虚化,只有脐下明点在自

  第九层功夫:虚空生化。

  这应该是有形修炼之最高境界,无形无象,无意无欲,毫无一丝做作,拳势不是出于手脚和身体,而仿佛是一泓清泉从心里流出,这个心就是阿赖耶识。自有照像术问世以来,所有名家的拳照都不能验证出此等境界,唯有郑曼青的“白鹤亮翅”能够接近这一层次。此境界是不松而松,不空而空的化境,身心已经圆融,动静如一,内外如一。身心通透,内外无碍,仿佛是一个影子在打拳,修炼者不知我在练拳,还是拳在练我,逐渐不知拳,不知我。

  有几个问题再借此谈几点看法。现在练太极拳的人越来越多,上世纪80年代我在小河沿和鲁迅儿童公园练功时,不仅有松鼠放戈,晚上还有猫头鹰夜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人了。这么多练太极拳的人,其中大部分是为了健身,太极拳也确有扶正祛邪的作用。但太极拳的真功夫绝不是四五十岁的人能练出来的,过去老前辈说:二十岁多学点,三四十岁多练点,五六十岁多养点。年龄已经到了四五十岁了才想起学太极拳,有了点体会,就著书立说,甚至否定传统理论和传统练法,似乎有点不自量力!况且他们的这些理论往往是以阶段性的经验替代了修炼的全过程,以偏代全几乎成了当代太极拳理论的特点。   

  其一是何为太极拳的原动点,有人说是身体的力作用于脚镯,那么身体内动的原点又在哪里?有的人以命门两侧的肾球为原动点,这应该是源于王培生的“六球功”理论,可惜双肾球位于中心线偏后,执意于此,行拳走架时必然前倾,于是难免让人说:“低头猫腰学艺不高。”其实丹田是一个整体太极球,内含水四象阴阳,武式门借鉴王宗岳拳论及丹道理论,而创四象内转和外运五行的内功心法,经过一百多年的修炼实践,得到的验证是:可作为一切内家功夫修炼的窍要。

  其二是妄谈“松”和“空”,松是太极内功修炼至一定火候而出现的以内摄外的表象,并非刻意求得。习拳之初不紧则为松,这是家师辉璞的教言,内功有成后,周身有一处不松就不能发劲,才始知松的滋味。以意求松,非是真松,岂不知有形有意皆为假的道理!“空”更不可妄谈,伸手摸人摸个空,不过是人家身上有化劲,沾上就走,并非是他的身体真的练空了。真能将身体练空的功夫不是太极拳,有大手印的净幻身和大圆满的虹身法门,内丹修炼到极致也可达到这种境界,那是真的改形换质的“空”了。

  其三是夸大推手的功用,推手不过是一种游戏,这种游戏对于提高肌肤的听觉和重心的稳定性有好处,但应对真打实战的搏击则无能为力。不信就找那些练拳击和散打的小孩子试一试,别以为你年龄大了人家不敢打你,别忘了初生牛犊不怕虎。

  真能将太极拳的功夫练到“虚空生化”的境界,会出现“三易”的现象,面如润玉,鹤白童颜,或能练到青发童颜,甚至落齿重生。像郑曼青的拳照就有一种飘飘然,体不胜衣的感觉,那是真正的松,一种内外无碍的圆融,一种恍兮惚兮的境界。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6-18 11:4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731 second(s), 6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吴式太极 - Archiver - WAP
京ICP备07034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