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式太极论坛


 
标题: 纪念田秀臣逝世20周年[转]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1 23:5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纪念田秀臣逝世20周年[转]

  田秀臣(1917-1984),河北完县人。 幼年体弱,因以习武曾学少林拳及器械长于哪吒枪、锁扣枪、五虎断魂枪。十八岁在崇外火神庙“大兴第一武术社”从著名拳师唐凤亭学形意拳,并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中和戏院等处做过表演博得好评。

  一九四一年,田秀臣在宣武区骡马市大街王文通笔墨庄当掌柜,此处正与被誉为“太极一人”陈发科前辈的居所中州会馆斜对面。因以得识并倾慕陈发科老师雄浑沉厚,刚柔并致的陈式太极拳。更为陈发科老师纵放屈伸,擒拿跌打“挨着何处何处击”出神入化的推手功夫所折服。从而开始学习陈式太极拳。其间同学还有雷慕尼、李经梧、孙凤秋等。为了学好陈式太极拳,他经常请陈老师到笔庄单独教习,陈式太极拳一路就学了三年,后又学了二路。陈式大杆、太极棒、大捋、推手、乱踩花,并学习了肩、背、跨打的基本功。且留有与陈发科老师推手的五张照片,并在“沈家桢、顾留馨”所著《陈式太极拳》一书中被采用。

  一九四六年,在陈发科老师六十大寿时,田秀臣、李经梧、孙封秋、宋麟阁等四人正式递贴、磕头拜在陈发科老师门下,成为陈发科少有的几位入室弟子之一。由于学习刻苦,所以其拳形酷似乃师。深为乃师所赞许并为同门所称道一九六一年,田秀臣老师秉承师志,开始在东单花园传授陈式太极拳,他保持了陈发科老师原有的风格特点,他行拳舒展大方,气势饱满,动作刚柔相济,快慢相间,松活弹抖,一气哈成。一招一式以身带手,周身相随,螺旋缠绕,意气融合,内外合一,潇洒自如。给观者以美的享受。招招式式无不刻求陈发科老师原有风貌,唯恐变改,因此从学者甚众,成为承上启下的一代陈式太极拳名家。

  一九七七年应北京体育学院武术教研室的邀请在该院教授陈式太极拳。从学者有阚桂香、刘玉萍、周佩芳等教练及许多干部职工。并拍摄了陈式太极拳第一部影视资料片,为保持陈式太极拳这一传统古老拳种的原有风貌留下了珍贵资料,使后辈学有所本、学有所规、学有所成。

  一九八一年,日本太极拳协会三浦英夫知道委员长和副委员长中野村美、高谷宽顾问、武田幸子都先后慕名拜访他。观看他的表演与教学,还在日本八二年“太极”元旦号刊登了他的拳照。

  改革开放后,常有好友、后人来京拜访求教,他总是耐心解说,一一示范。一九八三年由陈家沟著名武术家陈伯先赠送一副书法作品,书曰:“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正在太极拳之循序渐进之鞭策警句,余既愚且懒惰,深感前辈之老当益壮之行果,田秀臣师叔正挽。葵亥正月伯先书于陈家沟学校”。这副作品表明了陈伯先为人谦逊的高尚品德和对田秀臣老师的敬慕之情。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五日,他参加了全国武术工作会议,徐才等领导同志关于:必须加大力度,挖掘整理武术文化遗产的精神,给他以很大鼓舞,为了教好陈式太极拳,1963年他戒掉了抽了几十年的烟,他对学员不论地位高低,经济条件好坏,对拳的领悟快与慢,他总是一视同仁,耐心细致,一丝不苟教会为止。对于经济困难的同学他免收学费,并接济过生活拮据的同学,因此得到了后辈学者的一致赞誉。正如一九六三年同学们赠给他的横幅中写到的“…秀臣师乃陈氏亲传,且练修并重,能调济刚柔,拳形活泼,意中潇洒,意气融合,内外如一,乃德才兼备之良师。使吾辈学者易于深造,裨益大焉…。”

  由于田老师教学认真,平易近人,兄弟拳种的老师也都愿到辅导站来串门,助兴交流,有很多人带艺投师。星期天在文化宫红墙外有100多人,或交流学习心得,或切磋技艺。在当事情况下这盛况是空前的,八二年曾由人在《人民日报》撰文介绍当时的盛况。

  田秀臣老师因病于一九八四年仙逝,当时朋辈学生悼念者近千人。

  田秀臣老师离开我们二十年了。二十年来北京陈式太极拳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已经遍及全世界。田老师的后辈们没有停歇,他们正积极努力,认真学习,继承传统,广泛传播。使陈式太极拳这一优秀拳种得到进一步发展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1 23:5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著名陈氏太极拳师田秀臣

转贴:中国太极论坛
来源:wrynb 网友转贴 《北京体育》1981年1月文章 作者:长智

    清晨,在北京东单公园东铁栅栏外,一位身材高大,满面红润的长者正在教授上百人练陈式太极拳。他行拳舒展大方,快慢相间,刚柔相济,兼松活弹抖。一招一式。皆中规矩。懂行的人一看便知,此人深得陈式太极之真传。从树上挂着的锦旗上,人们可以知道,他就是陈发科的亲传弟子,著名拳师田秀臣。

    这天,我们来到田秀臣家里,只见壁上挂着一整张宣纸书写的横幅,这是一九六三年他在东单公园教拳时全体学员赠送给他的,其中写道:“……秀臣师乃陈氏亲传,且练修并重,能调剂刚柔,拳形活泼,意中潇洒,意气融合,内外如一,乃德才兼备之良师。使吾辈学者,易于深造。裨益大焉。……”在一个镜框里,我们还看到了日本朋友为他照的授拳时的彩照;一九五一年,陈发科、胡耀贞成立首都武术社时的合影;他与陈照奎、冯志强等名师在北京体育学院门前的合影,以及他青年时代与陈发科推手的几张珍贵照片……田秀臣告诉我们,他十八岁时在崇外花市火神庙“大兴县第一武术社”拜著名拳师唐凤亭为师,学习形意拳,前后有六、七年,掌握了五形、十二形;还练过两年少林拳。器械他最长于三趟花枪——哪叱枪、锁扣枪,五虎断门枪。由于他练功刻苦勤奋,武艺长进快,老师很喜欢他,常带他到中山公园音乐堂、中和戏院等地表演,博得好评。

    他在三十几岁的时候,受同乡的委托,做了骡马市大街“王文通笔庄”的掌柜。正巧,名闻海内的著名拳师陈发科,就寓居在笔庄斜对过的“中州会馆”里。开始时,田秀臣自恃会一些武艺,见陈老师又貌不惊人,因此并没有太放在眼里。待看到陈老师与别人推手时,
真如拳论所言“挨着何处何处击”,全身到处都能用拿法,只要一拿,对方就得趴下,才知道陈老师身手非凡,确为高手,以后就常去看陈老师习武授艺。

    谈到陈发科的功夫,田秀臣赞不绝口,他说,陈老师打双摆莲时,响声如燃巨鞭,隔院能听到;陈老师练金刚捣碓震脚时,花砖地能震碎,中州会馆的砖墁地,大多是被他震碎的。陈老师推手时,沾手就拿,只要他的小指勾住了你的大指,倾刻之间就可以把你摔倒,如若被他的大拇指勾住,任你有多大本事,也只有听他的摆布了。

    田秀臣对陈发科佩服之情,非同一般。在陈发科六十岁那年,他递贴、磕头、拜师,成了陈发科的入室弟子,和他同时学拳的还有李经梧、雷慕尼、孙风秋、李忠荫、李福寿等人。他从陈老师光一路拳就学了三年,后又学了二路拳、大捋和乱踩花,直到一九五三年。
     田秀臣回忆说,当年他和老师的关系极密切。老师每天去笔庄吃早点,下午又去喝茶聊天,晚上还常常睡在那里。闲暇时两人一起去遛公园、逛天桥。老师教拳极用心,为了让他练发劲,老师亲自看他栽桩子,教他用肩、背、胯练靠打;同时还教他拧棒子,练手的握力,还教给他练单式和发劲,如腾空跳起活步的退步压肘,以及闪通背、六封四闭等等。

    陈老师授艺既严格,又耐心,每一式都要求一板一眼,丝毫不能马虎。如云手要求做到天圆地方,上不过眼,下与脐平;斜行拗步双手要与心口齐,手运转如水平……田秀臣学拳也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常得老师的夸奖,所以曾在交道口棉花胡同老师的场子里给老师代过课。

    为了普及陈式太极拳,增进人民的体质健康,从一九六一年起,田秀臣开始在东单公园设场,和冯志强一起教练陈式太极拳。他教拳十分认真,百问不烦,百教不厌,每个式子都做出示范动作,手多高,距眼多远,弧度多大,脚的位置、方向和角度,都讲得清清楚楚,详详细细。除了春节休息两天,不论刮风、下雨、生病,他每天必到。他吸烟几十年,为了教拳,一九六三年他把烟戒掉了:因为学员知道他吸烟,常给他递上支烟,他觉得递烟、吸烟会耽误时间,叼着烟说拳也不雅观。学员们都说:“田老师是德才兼备的好教练!”到一九六六年,他先后教学生一百四十余人。

    一九六六年他受到“文革”的冲击,被轰回老家河北完县。在老家期间,每天劳动之余,仍坚持练功不辍,他对家里人说:“我就这么一个嗜好,你们都不要打搅我。”他的学生也并没有忘掉他,曾四次邀请他回到北京给大家说拳,每次一两个月。

    一九七七年,他应北京体育学院武术教研室的邀请,去授拳一个半月,向他学拳的有阚桂香、周佩芳、刘玉萍、陈秀龙、杨丽等教练和许多干部职员。在此时,他编出了“陈式太极拳简化36式》。去年在西安举行的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上,阚桂香表演了他编的这套陈式简化太极拳,夺得了金牌。同时,他还与陈发科儿子陈照奎、弟子雷慕民、冯志强、李忠荫、肖庆林等一起应邀表演了陈式太极拳,并被拍摄成影片。去年他又和冯志强一起到北京航空学院表演陈氏拳,还录了相。

    一九七九年,由于政策落实,田秀臣从完县回到北京,又在东单公园教起拳来。每天早晨教授两个小时,每期学员多达上百人。尤其到星期天,人多得场地简直容纳不下。自一九八一年以来,日本太极拳协会指导委员长三浦英夫、指导副委员长中野村美、高谷宽,顾问武田幸子都先后慕名来访问他。去年三月,三浦英夫还率领日本武术集训代表团二十余人,到东单公园来看他表演和教拳。日本《太极》杂志前年九月号还专门介绍了“陈氏简化36式”,去年元旦号还刊登了田老师的拳照。

    田秀臣今年六十六岁了。我们相信,有这样的武术界前辈言传身教,我国传统武术这朵奇葩,一定能够增放异彩。
顶部
jiangtao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UID 2
精华 0
积分 0
帖子 604
阅读权限 150
注册 2007-5-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2 00: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怀念我的父亲陈发科(陈豫侠 遗作)

来源:我爱南开站(2004年06月18日)

   一九二八年,我父亲陈发科应陈照丕哥的邀请来北京(那时叫北平)传授陈氏太极拳,当时北京的武术爱好者知道后,对我父亲的到来深表欢迎,纷纷前来求教,其中还有武术界知名人士如许禹生、李剑华、刘慕三以及戏剧界武生宗师杨小楼等。

    我父亲常夸杨小楼聪明,善于学习,说他对拳理一听就明白,对拳术一学就是样。当时杨小楼因长期劳累,体力减弱,有时手足麻木,力不从心。当时外界有人议论说杨小楼武戏文唱,或说是不卖力气,而杨小楼呢?对每一场戏都是不惜力的,往往一场戏演唱下来,累得浑身乏力,几天歇不过来。但是通过学练陈氏太极拳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体力居然恢复了,不单演出不再感到劳累,有时高兴起来,对多年不敢演的戏如"冀州城"、"金钱豹"等重头戏,演出也轻松自如,甚至有时能一天演两出戏了。这主要是因坚持认真学习陈氏太极拳,掌握了气往下沉,周身放松,加以螺旋运动的要求,使气血循环的规律得以正常化,收到了保健、医疗的良好效果。杨小楼学练陈氏太极拳恢复健康的消息,经当时销路最广的一家小报《实报》登出之后,刘慕三先生随即邀请我父亲到他家去教拳,洪均生师兄也是那时(一九三零年)因体弱多病开始向我父亲学拳的,经过学练陈氏太极拳消除了疾病,恢复了健康。

  我父亲一生忠厚老诚,谦虚谨慎,从不自炫武艺,也从不把太极说为内家而轻视所谓外家的其他拳种。他常说:"不同门派的武术各有所长,才能流传至今,学拳的人也由于每人的条件不同,各有所爱,也各有所宜,应当自由选择练习。什么事物都有外表和内容,太极虽重视内功,但如果只学了短短的时间,连外形还未学好,哪能就把自己摆到所谓内家行列中?"因此他对武术界的同行总是爱护的。国民大学(私利学校)慕名派人来请,我父亲了解该校已聘有长拳教师,原系一位挑担上街卖炸丸子的,因擅长武术被人推荐到该大学刚任职不久,当即对来人表示"不能因请我而辞掉原来的武术教师",来人答应"可以考虑"。我父亲随之到校并在大厅内表演了一、二路拳,当练至双摆莲后跌岔式,右脚下震,将平铺地面的一大块方砖整个震碎了(据说那所学校地址是过去的王府,大厅便是殿房,砖是最硬的澄浆泥砖)。我父亲在归途中和洪师兄说:"震脚并非使用拙力,气一松,周身有三、五百斤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集中到脚底再震到砖上,震力便大了。"又惋惜地说:"可惜一不小心,给人家毁坏了一块砖。"后来仍因该校不愿多花钱同时请两位武术老师,我父亲以不善于教集体学生为由,辞而未就。

  我听说:有一天我父亲和三位学生一同走到方街(在南北沟沿附近)忽听北边有人齐声喊叫,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只疯狗,先从路东咬了位行路的妇人,又跳到路西马路沿上咬了坐车有车斗上休息的拉车人,当大家回头看的时候,狗又窜向马路东,直冲我父亲扑来,我父亲不慌不忙地将右手向高处一领,引的那狗眼直向上看,接着抬起右脚踢在狗的下颌处,一条二、三十斤重的大狗,竟被从马路东边踢到空中丈余高,然后跌落在马路西边,路人皆用惊异眼光看着我父亲,鼓掌称赞。

  我父亲初来的那几年,也经常有人来访问研究招法,我父亲总是竭诚接待,并对来访者说:"你有什么绝招,尽管使用,我就是输了,即便受了伤,不但不怨你,而且还要向你学习"。而我父亲对别人呢?则始终坚持一条,即我决不伤人,只是点到为止。因此通过交流,结交了不少朋友,由此可见,即便有精湛的武艺,也还要有高尚的武德,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这也是我们后辈应当学习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6-24 05:5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279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吴式太极 - Archiver - WAP
京ICP备07034049号